<th id="9xpxp"><sub id="9xpxp"></sub></th>

    <em id="9xpxp"></em>

          <nobr id="9xpxp"><nobr id="9xpxp"><font id="9xpxp"></font></nobr></nobr>

          人員查詢
          站內檢索: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滏陽河

          邯鄲古橋:盤在河上的古典襟扣

          時間:2023-10-30 13:02:44  來源:邯鄲文化網  作者:郜思凡  瀏覽: 分享:

          邯鄲古橋:盤在河上的古典襟扣

           

          郜思凡


          橋是河倒立在空中的影子,有河流存在,就有橋梁的存在。


          如影隨形。


          因了滏陽河穿邯鄲城而過,橋梁在邯鄲也成為了一種普遍的存在。在這些橋梁中,最引人沉湎于過往的時光,最能勾起人歷史遐思的,就是那些古橋。


          《邯鄲縣志》里完整地保存了這些古橋。繞開歲月風塵的擾襲,避開暴雨烈日的侵蝕,它們在方志中完好如初。


          其中,明萬歷元年縣志中記載的城中橋有4座,分別是:羅城頭橋、柳林橋、南蘇曹橋和馮村橋。


          清康熙十二年縣志中記載的城中橋有8座,分別是:張莊橋、羅城頭橋、柳林橋、南蘇曹橋、北蘇曹橋、馮村橋、蘇里橋、賈葛口橋。


          民國時期縣志中記載的共有10座,分別是:羅城頭橋、鴨池橋、南蘇曹橋、馮村橋、張莊橋、柳林橋、北蘇曹橋、賈葛口橋、蘇里橋、劉莊橋。


          這些經歷過數百年乃至上千年歲月沖刷的古橋,是水運和陸運的交匯之地,也是人氣和財氣匯聚的地點,不僅為古代人民生產生活提供了交通便利,而且迄今其中大部分還車來人往、川流不息,發揮著重要交通作用。


          飽經滄桑的一座座古橋初心不改,渾身閃耀著固有的擔當和榮光,如同從遠古時空穿越而來的精靈,便利了交通,裝點了邯鄲河山,也帶我們回到那悠揚慵懶的舊時光。

           

          柳林橋

           

          邯鄲滏陽河上的橋梁有很多,其中有一座石拱橋非常特別,從建成到現在,幸運地躲過了時間的大部分的侵蝕,至今保存得依舊十分完整,它是始建于明代萬歷年間的柳林古橋。雖然中間也經歷過修整重建,但是依舊保留了完整的明代橋的風格。

           

          柳林橋位于原柳林村西側,是一座村橋同名、以橋名村的古石橋。

           

          大橋主要制造材料是青石,橋身長20余米,橋面兩側立有30多根望柱,28塊青石欄板,欄板上雕有二龍戲珠、獅子滾繡球、靈芝花卉等圖案。望柱上雕有形態各異的石獅、石猴、石佛等造型,或威武勇猛,或憨態可掬,活靈活現,栩栩如生。

           

          橋面由青石板修砌而成,橋下有一大兩小拱券,這樣建設的首要目的就是保證航運的暢通。此外,橋梁修建的另一目的,就是為了能夠在河水上漲時達到分流。洪水來臨,三個橋孔可以分散洪流的沖擊力,將一股水流,化成三股穿過,從而降低水流的沖擊力。

           

          橋身主拱券兩側各有一個汲水神獸,獸頭朝向河中,呈汲水狀,大口張開,寓意即使洪水來臨,也不會淹沒橋身。

           

          柳林橋曾經是邯鄲歷史上商賈屯聚之地。民國《邯鄲縣志》記載,滏陽河上的張莊橋、柳林橋、蘇曹橋等都是縣境內重要的轉運貨棧碼頭,來自武安和磁縣的煤炭、鐵器,涉縣的山貨,在這些碼頭裝運銷往下游,從下游運來的商品也在這里集散。而柳林橋作為距離邯鄲老城最近的一個,因而是城里人購置外來商品的重要集市,也是跨越滏陽河向東的主要通道,影響極大。清朝時廣府、曲周人,甚至將滏陽河叫做柳林河。

           

          如今,柳林老村已經拆遷,這座古橋卻被完整地保留了下來,仍健碩地屹立在滏陽河上。站在柳林古橋,那歷史中的一幕一幕又隱現于眼前:首尾相連的商船往來穿梭,忙碌的耕夫取水灌溉,洗衣的婦女和戲水的孩童在岸邊說笑玩耍,船工的號子聲與商販的叫賣聲彼此相聞,深水靜流的滏水與低垂不語的綠柳相互映照,形成一幅農耕文明的繁華景象。

           

          如今,代表著昔日繁華的“柳林”,已經成為一個歷史地理文化元素,深深融入到這一地帶。附近的街路、村莊、古閘、社區、店鋪多以“柳林”命名。為了保護古橋,人們在它的旁邊修建了一座新橋,新橋與古橋相連,就像穿越時空握手擁抱,一古一新,相得益彰,相映成趣,成為滏陽河上的一道奇妙景觀。

           

           

          邯鄲古橋:盤在河上的古典襟扣

          圖1、村橋同名、以橋名村的柳林橋-1

           

          邯鄲古橋:盤在河上的古典襟扣

          圖2、村橋同名、以橋名村的柳林橋-2

           

          蘇曹橋

           

          清時邯鄲縣令鄭方坤曾經寫過一首《詠蘇曹橋》:“滏陽東去響琤琮,沁水西來亦蕩胸。更溯渚河南七里,蘇曹橋下總相逢。”

           

          從鄭方坤的這首詩中可以知道,蘇曹橋是滏陽河與沁河的交匯之地,而渚河在蘇曹橋南七里之地,從現在的滏漳路至滏河大街交叉處流入滏陽河。三條河流在蘇曹橋下相逢,使得這里成為邯鄲三河會聚的重要節點。蘇曹橋位于邯鄲市北蘇曹村中,本稱北蘇曹橋,因原先位于南蘇曹村的南蘇曹橋早已坍塌不存,故北蘇曹橋也稱蘇曹橋。蘇曹橋始建于明代,是滏陽河航運史上重要的商貿集鎮和漕運碼頭。據史料記載:早在南北朝時的北齊,蘇曹就已經成了滏水的碼頭;到了唐宋時,這里已發展成物資集散的大碼頭;明清時期,這里更是發展成為繁華的商貿物流交易中心。古蘇曹鎮地處邯鄲古城東北方向,滏陽河從蘇曹鎮中穿過,是古城水運外出的重要通道,也是重要的水旱碼頭之一。漕運的持續發展,帶來商業的繁華,至明清時達到鼎盛。當時,在古鎮近3里的沿河兩岸,商鋪眾多,酒館茶肆林立,飯店客棧一字排開。小船可以在商鋪門前隨時??拷灰?,吃飯喝茶飲酒,而大船則需要??吭诖笫瘶蛑钡拇蟠a頭。這里古橋流水、小船游弋、酒旗飄揚、吆喝聲聲,一派江南古鎮的景象。古橋之下,滏河內舟楫往來如梭,兩岸店鋪林立、街巷縱橫,酒樓茶坊、客棧公館密布其間,各地客商在這里建館修舍。關于蘇曹這個名字的來歷,有學者研究認為蘇曹這個名字與滏陽河漕運直接有關。明代的《滏陽河圖序》里就將蘇曹明確記為“蘇漕”。蘇曹橋的前世是一座木橋。明萬歷元年版《邯鄲縣志》記載,“柳林之北為蘇曹橋……以草木為之”。這是關于這座橋最早的記載。還是在萬歷年間,蘇曹木橋被改建成了石橋,就是如今的蘇曹大石橋。清光緒版《邯鄲縣志》中《重修北蘇曹石橋記》對此記載:“蘇曹石橋,明萬歷間大千師之所造也。”“大千師”是明代的一位僧侶。據縣志記載,蘇曹石橋在明萬歷年間建成投用,歷經將近三百年以后,因為年久失修,橋梁多處發生損壞,于是在清道光年間,眾鄉親推舉村中長者郭汝為,牽頭組織修繕此橋。郭汝為老先生欣然受命,積極募集資金、組織調度、指揮施工,從春到夏日夜不息,耗費幾個月時間順利完成了石橋的重修。這次重修被縣志記載為“重新舊制”,正是得益于郭汝為“重新舊制”這種修舊如舊的做法,這座明代古橋的建筑風格被得以完好保存,使我們在今天可以有幸原汁原味地領略它的風采。蘇曹橋長約32米,寬8.5米,石筑拱券結構,由三大兩小五個拱券錯落相連。三個大拱南北兩側的頂部雕有汲水獸,橋上兩側各有十六根望柱,十四塊欄板,望柱頂部雕有形態各異的獅子和壽桃石刻,欄板圖案為簡單的方形、多邊幾何紋。原橋東岸路南立有《重修蘇曹橋記碑》,在文革中被毀,現僅存殘缺碑座,碑石已不知去向。在今天的叢臺公園七賢祠碑林里,還保存著兩塊重修蘇曹橋的功德碑,記載著當年重修時的一些花費。如今,這座古石橋被完好地保護,成為一處不可多得的古建筑景觀。為了便于游人觀覽欣賞,當地人在河的兩岸專門修建了觀覽平臺,可以全方位觀覽古石橋。

           

          邯鄲古橋:盤在河上的古典襟扣

           

          圖3、昔日舟楫往來、商賈云集的蘇曹橋

           

          張莊橋、羅城頭橋

           

          清嘉慶二十四年(1819年)的暮春時節,邯鄲舉人裴大鵬,從古鎮張莊橋碼頭乘船游覽滏陽河,望著繁忙熱鬧的碼頭和河面上的點點風帆,即興題詩《滏水春帆》:“一灣春水漲玻璃,片片懸帆映綠堤。細雨吹來風勢順,沖煙已到畫橋西。”詩中的“畫橋”就是現在的張莊橋,也叫通濟橋。

           

          通濟橋,原名普濟橋,位于邯山區張莊橋村,始建于明代。該橋長26.5米,寬7.5米,占地面積198.75平方米,為敞肩式單孔石拱橋,左右兩肩分設兩個小拱。如同蘇曹橋的建設初衷,這樣的設計不但減輕了石橋本身的重量,也利于舟船航行,又能減輕洪水對橋身的沖擊,起到泄洪的作用。券中部上方南北各雕汲水神獸,起安瀾鎮水作用。橋兩側原有青石望柱32根,青石欄板30塊。望柱上雕刻的猴頭頂頑皮可愛,獅頭頂威武逼真,壽桃頂、蓮花頂寓意吉祥長壽,金斗、玉鼓、石榴、寶瓶頂古樸莊重、樸素大方。特別是在石橋正中間的望柱上雕刻有石香爐頂。善良樸素的張莊橋人,為祈愿過往船只航行安全,早晚在石香爐頂上焚香祈禱過往船只平安無恙。石欄板雕刻的圖案更是精美無比,有雙鳳朝陽、二龍戲珠、牡丹花卉、策馬奔騰、寶劍葫蘆、松鶴白云、荷花盛開等,具有較高的文物價值,現今大都斑駁殘缺。清道光十七年(1839年),普濟橋重修后改稱通濟橋,該橋北側欄板上遺存“通濟橋”三個大字。橋銘右側豎排陰刻“直隸廣平府邯鄲縣”,左側豎排陰刻“□□二十六年三月吉日”落款,是橋銘的紀年。

           

          從碑文可知,橋銘石刻落款所缺紀年應為“道光”二字。光緒二十四年(1898年),大水過后,橋下河床坍塌、石橋損毀嚴重,橋上已不能行車,僅勉強可過人。村里大社首兼首富杜鎮清,召集全體村民和沿河商戶商議,籌款動工重修,并帶頭捐款。為了使修復后的石橋堅固耐用,在建造的過程中,橋身每塊石材與石材連接處,開鑿有“8”字型的凹槽,置入鐵楔,也叫束腰。歲月的滄桑,風雨的侵蝕,鑲嵌在石與石之間的束腰已裸露橋面。

           

          這座承擔“通濟”任務的古石橋,曾是邯鄲公路運輸史上重要的通濟咽喉。1921年,標志著邯鄲汽車公路運輸史開端的“大邯汽車路”(大名-邯鄲,同期還有武安-邯鄲)建成通車。此前,邯鄲各縣只有大車(畜力車)路相連,大邯汽車路確定線路時,依據當時的路況條件,選擇了張莊橋作為跨越滏陽河向東南出行的橋梁。橋上是公路大道,橋下是水路要津,張莊橋的作用在當時獨樹一幟。上世紀二三十年代,滏陽河河運尚處于繁華時期,大邯汽車路建成通車以后,橋面上汽車轟鳴、橋底下萬舸爭流、橋頭貨棧生意興隆……此時的張莊橋真正的四通八達,站在了它建橋史上“通達利濟”的歷史頂峰。

           

          比張莊橋歷史更為悠久的是羅城頭橋。明萬歷元年《邯鄲縣志》載:“橋梁,在滏河處凡四處:其在城東南者為羅城頭橋。”清康熙十二年《邯鄲縣志》載:“橋梁,在滏陽河者,凡八處。其在城東南者為張莊橋,為羅城頭橋。”羅城頭橋自古就是邯鄲城南部的重要交通要道,在上世紀50年代,此橋仍是通往東部魏縣、大名的必經之路。

           

          邯鄲古橋:盤在河上的古典襟扣

           

          圖4、歷經滄桑歲月的張莊橋

           

           

          邯鄲古橋:盤在河上的古典襟扣

          圖5、北側欄板上刻有“通濟橋”三個大字

           

           

          消失的賈葛口橋、蘇里橋和劉莊橋

           

          民國時期《邯鄲縣志》記載,滏陽河上共有十橋:其中,羅城頭橋、鴨池橋、南蘇曹橋、馮村橋等4座為木橋;其余6座為石橋。

           

          在這6座石橋中:張莊橋、柳林橋和北蘇曹橋至今保存完好,而另外3座石橋則因為洪水沖毀、年久失修等原因,相繼被進行了重修,改建成了現在的鋼筋水泥橋。消失在人們視線的3座古石橋分別是:賈口村的賈葛口橋、蘇里村的蘇里橋和劉二莊村的劉莊橋。賈葛口橋位于賈口村北的滏陽河上,始建年代不詳。準確地說,這座橋不屬于石拱橋,而是石木結構橋。當年的賈葛口橋是由石磙砌筑起來,作為支撐的橋柱,上面架設圓木橫梁,橋面敷設青石,兩側裝有石質欄板。當年,這座橋處于邯臨路(邯鄲-臨清)交通必經之地,行人眾多。尤其是滏陽河漕運通商時期,橋南側還建有碼頭,商品交易活躍,繁盛一時。1963年,邯鄲突發洪水,滏陽河水暴漲,賈葛口橋被沖毀。后來,盡管隨著邯臨路的改線南移,使得這里的交通流量降低,但是出于兩岸往來交通需要,又在老橋西側新建了現在這座橋。蘇里橋位于蘇里村,始建年代不詳。從歷史記載來看,始建年代至少不晚于清乾隆年間,民國十四年(1925年)重修。蘇里橋橋長21米,為雙曲單拱橋,橋身兩側各有5個小拱券,橋面兩側立有望柱44根,青石欄板42塊。此橋如一道彩虹橫跨在滏陽河之上,氣勢恢宏壯觀,這樣的結構,不但大大減輕了橋自身的重量,也利于舟船航行,是滏陽河上造型最優美大方的石橋。蘇里橋的毀壞也是源自1963年那場洪水。當年洪水來襲時,橋被毀壞但并未坍塌,以至于影響了泄洪,只好將其殘橋炸毀,以便洪水盡快退去。當時,在橋東面的南北兩側有兩通碑刻,由于年代久遠,字跡已無法辨認,原橋望柱上的一個石獅子孤零零地立在橋頭,像一個忠誠的衛士守望著昔日的古橋。劉莊橋位于叢臺區劉二莊村內,始建于清道光年間,民國時期重修,為三孔石拱橋,橋長23米,寬7米。石橋中間的石券上雕滿了各種花紋,頂端雕有伏身吸水的獸首。橋上有石柱及石欄板,居中的欄板外側刻有“通濟橋”三個黑體大字,并有建設年代落款。1968年拆除舊橋重修,當年古貌蕩然無存。這些坐落在滏陽河上的古橋,如同盤在河上的一道道古典襟扣,為古老的邯鄲亙古矗立著遠古的記憶,也點綴著意趣盎然的古香古色。愿古橋長壽,愿古橋永生。

          凡注明來源邯鄲文化網的文章,屬邯鄲文化網原創

          請尊重作者,轉載注明作者、文章出處

           

           

          (更多好文 請加小編微信h3115855)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推薦資訊
          鄧小平口述新聞駁謠言
          鄧小平口述新聞駁謠言
          做強做大邯鄲紅色旅游的思考
          做強做大邯鄲紅色旅游
          戰火中的藝術之花 ——解放戰爭時期出版的三份人民畫報
          戰火中的藝術之花 —
          榮新江|敦煌藏經洞的性質及其封閉原因
          榮新江|敦煌藏經洞的性
          相關文章
            無相關信息
          欄目更新
          欄目熱門
          Copyright (C) 2003-2018「邯鄲文化網」版權所有 
          聯系電話:0310-3115600   郵箱:3513152325@qq.com
          冀ICP備18017602號-1    
          國家版權局軟著登字第3269884號
          勞務派遣經營許可證編號:1*0*082021008
          人力資源服務許可證編號:1*0*082021003

          冀公網安備 13040302001124號

          A级精品国产片在线观看_欧洲日韩一区二区视频888_久久狠狠高潮亚洲精品_国自产精品手机在线观看视频

          <th id="9xpxp"><sub id="9xpxp"></sub></th>

            <em id="9xpxp"></em>

                  <nobr id="9xpxp"><nobr id="9xpxp"><font id="9xpxp"></font></nobr></no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