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9xpxp"><sub id="9xpxp"></sub></th>

    <em id="9xpxp"></em>

          <nobr id="9xpxp"><nobr id="9xpxp"><font id="9xpxp"></font></nobr></nobr>

          人員查詢
          站內檢索: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邯鄲非遺

          磁縣茹茹公主墓澄清齊獻武王高歡“義平陵”葬地千古“訛傳

          時間:2018-06-25 15:25:42  來源:解讀邯鄲  作者:  瀏覽: 分享:

             1976年春,河北磁縣城南滏陽河畔大冢營村,一位農民無意中的一镢頭,刨出了一個驚天發現——茹茹公主墓。

           

          雖然該墓曾遭遇盜墓賊光顧,但仍出土了彩繪陶俑1000余件,以及兩枚珍貴的古羅馬拜占廷時期的金幣。

           

           

           

           

          更讓考古專家們興奮的是,在墓道、墓門、甬道、墓室的墻壁上,都繪有精彩的壁畫,這在此前出土的眾多北朝時期的墓中極為罕見,該墓壁畫填補了東魏畫跡的空白,對研究美術史有重要價值。其墓志及出土遺物,也是了解北朝政治、經濟、宗教、藝術、中西交通的重要資料。

           

          1、歷史上的三位“茹茹公主”

           

           

           

           

          茹茹公主,《北史》上寫作“蠕蠕公主”,是指柔然可汗阿那瓌的女兒。阿那瓌一共有幾個女兒已不可知,史書提到的兩個,分別嫁給了西魏皇帝魏文帝和東魏權臣高歡。嫁給魏文帝的是阿那瓌的長女(525-540),嫁給高歡的則是比她小六歲(530-548)的次女。

           

          阿那瓌是歷史上唯一的一個投奔洛陽獲得北魏支持以后重新在塞外崛起的柔然可汗,在北魏分裂為東、西魏時,乘機擺脫依附地位,并由于強大的軍事實力,使得東、西魏兩個元魏政權“競結阿那瓌為婚好”。

           

          阿那瓌的長女嫁給西魏文帝時只有14歲,兩年后生孩子時可能遭遇難產,“產訖而崩”。當阿那瓌痛心愛女之死,因而遷怒于西魏君臣時,東魏權臣高歡及時地派出使者游說阿那瓌,離間柔然與西魏的關系。

           

          使者強調西魏文帝和宇文泰不僅殺害了與阿那瓌關系甚好的孝武帝,而且還殺害了阿那瓌的女兒(悼皇后)。阿那瓌于是決定改而與東魏交好 。作為這種正在建立中的友好關系的保障,古老的聯姻手段立即就派上了用場。

           

          首先是東魏嫁公主給阿那瓌的兒子、在繼承序列里排在第一位的庵羅辰。

           

          第二年,為進一步鞏固兩國盟友關系,阿那瓌和高歡都同意繼續婚姻外交,且提高聯姻的等級。不過這時柔然對東魏的政治實態已經有所了解,知道與元氏聯姻遠不如與高氏聯姻更有價值??赡芫褪窃谶@一思路的指導下,阿那瓌的孫女(號鄰和公主)嫁給了高歡的第九子長廣公高湛。

           

          據《北史·齊本紀》,高湛與鄰和公主成婚時,雖然只有8歲,但“冠服端嚴,神情閑遠,華戎嘆異” 。

           

          武定三年,阿那瓌將第二個女兒嫁到了東魏,但這一次選擇的卻是高歡。

           

          那么,1976年在磁縣大冢營村發現的“茹茹公主”墓究竟是哪一位呢?墓中的墓志解開了謎底。

           

          墓志銘記載:“魏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長廣郡開國公高公妻茹茹公主閭氏……公主諱叱地連,茹茹主之孫,諳羅臣可汗之女也。”。磁縣博物館館長趙學峰從墓志中解讀,這位“茹茹公主”名為叱地連,是柔然可汗阿那瓌的孫女、諳羅臣可汗的女兒。

           

          墓志中記載了她死于武定八年(550年)四月七日,死時才13歲,往上倒退這位“茹茹公主”應該出生于東魏孝靜帝元象元年(538年),興和四年與高湛成婚時,她才5歲。

           

          5歲的茹茹公主和8歲的高湛婚配,典型的‘娃娃親’,但這也從側面證實了史書中記載的東魏權臣高歡為了牽制西魏的進攻,對西北茹茹(柔然)族采用‘招懷荒遠’的睦鄰政策。”趙學峰講述。

           

          2、“茹茹公主”墓破曹操“七十二疑冢”說法

           

           

           

           

          在我國歷史上,北朝是指與南朝同時代的北方王朝的總稱,主要包括北魏、東魏(西魏)、北齊、北周等數個王朝。

           

          公元534年,北魏權臣高歡挾持天子遷都鄴城(今邯鄲臨漳縣)成立東魏政權,另一位重臣宇文泰則在長安建立西魏。東魏孝靜帝元善見僅僅執政16年,便被高歡之子高洋廢黜并鴆殺。

           

          高洋稱帝后改國號為齊,都城仍為鄴城,史稱北齊。從公元550年開始,北齊先后歷經文宣帝高洋、廢帝高殷、孝昭帝高演、武成帝高湛、后主高緯、幼主高恒六帝,于公元577年被宿敵北周消滅。

           

          北朝末年,磁縣與都城鄴城(今邯鄲市臨漳縣)毗鄰,屬于京畿重地,地理位置可以說非常顯要。由于境內山清水秀,“風水”優于其它地方,所以又被兩朝皇室視為最佳殯葬區。

           

          長期以來,受民間傳說和評書《三國演義》等影響,邯鄲磁縣北朝皇家陵墓群曾被人們稱為“曹操七十二疑冢”、“曹軍糧墟”。甚至在上世紀五六十年代,河北省公布的省級文物保護單位中,也曾將大片荒冢冠以“曹操七十二疑冢”之名。

           

          后經考古專家們考證,東魏孝靜帝元善見、權臣高歡,以及北齊歷代皇帝、王公貴族均葬于鄴城西南磁縣境內,此處實為北朝皇家陵墓群。整個陵區東西約15公里、南北20余公里。

           

          1976年春,發現的首座古墓即為東魏時期的茹茹公主墓,其后又發掘出了北齊時期的堯峻墓、高潤墓、愍悼王妃李尼墓、文宣皇帝墓等,出土陶俑、瓷器、金銀器、墓志銘、壁畫等各種珍貴文物6000余件,從而徹底推翻了歷史上“曹操七十二疑冢”的說法。

           

          目前,文物部門共確認“北朝墓群”為134座,保存最為完好的是東魏孝靜帝元善見陵墓,當地百姓又稱“天子冢”。

           

          3、“壁畫、陶俑、金幣”茹茹公主墓中“三寶”

           

           

           

           

          偶然間發現的大墓,隨著考古人員的挖掘逐漸撥開了神秘的面紗。磁縣“亦工亦農”考古培訓班的成員也參加了那次發掘,班上成員王春雨回憶,第一件出土的文物是一件陶俑,“顏色鮮艷極了,紅就是紅,綠就是綠,像剛畫上去一樣。”

           

          已故的磁縣文保所工作人員朱全生曾發表文章《河北磁縣東魏茹茹公主墓發掘簡報》詳細記錄了墓中發現的文物,“(茹茹公主墓)發掘的彩繪陶俑數量之多,為各地已發掘的北朝墓之冠。這是茹茹鄰和公主身份顯要,‘送終之禮,宜優常數’的緣故”。

           

          茹茹公主墓雖經盜掘破壞,出土器物仍甚豐富,完整及能修復的達一千多件。除一件鐵臿從甬道東壁龕出土外,其余皆出自墓室,原來的放置部位已被盜墓者擾亂。

           

          出土隨葬器物以陶俑為大宗,次為陶禽畜及陶模型器,再次為陶瓷器,陶俑1064件。陶胎分灰色和紅色兩種。俑頭與俑身系分別模制后插合。俑的外表先敷一層很薄的白彩,然后彩繪服飾;出土時色彩頗鮮艷,干后色彩多剝落。

           

          在此之前,從未有東魏的實物畫跡面世,茹茹公主墓卻發現了大量的殘存壁畫。長達22.9米的墓道,壁面抹著白灰,灰面上有紅、綠、黑等色彩描繪的壁畫。

           

          由于自然壓力及人工挖渠等原因,墓道兩壁的畫面都有局部破壞。從殘存畫面來看,墓道入口處東壁畫青龍,西壁畫白虎,這符合古代墓葬的禮制。其后,每壁皆畫由14人組成的儀衛行列;其中8人作持械站立狀,6人持盾坐于棨戟架后。

           

          墓道北段上層壁面自南而北畫鎮墓威神、羽人、鳳鳥等形象,其旁綴以蓮花紋。墓道斜坡路面的兩邊繪花草紋圖案,用黑色勾勒輪廓,內填紅彩;從整個墓道路面來看,極似鋪上了一層地毯。

           

          墓中門墻上繪有圓睛尖喙、綠色翅膀的大朱雀,左右側各畫一個手舞足蹈的鎮墓威神,畫面線條流暢,形象生動。甬道兩壁各畫34名侍衛。甬道券頂的壁畫剝落殆盡;后段甬道南端券門西側殘存火焰、寶珠畫面。

           

          最為珍貴的是茹茹公主墓中出土了兩枚拜占庭帝國金幣。

           

          研究人員猜測,這兩枚是被茹茹公主作為辟邪之物帶在了身邊,死后隨葬。兩枚金幣距其鑄造年代僅二、三十年,由此可證公元六世紀上半葉中西交通之暢達,中國和拜占廷帝國(東羅馬帝國)往來之密切。

           

          4、茹茹公主墓澄清高歡葬地千古“訛傳”

           

           

           

           

          《資治通鑒》卷一百六十載:梁武帝太清元年(547年,即東魏武定五年)八月甲申,東魏大將軍高澄“虛葬齊獻武王于漳水之西;潛鑿成安鼓山石窟(注:鼓山石窟即響堂山石窟,地在今邯鄲市峰峰礦區,非成安)佛寺之旁為穴,納其柩而塞之,殺其群匠。及齊之亡也,一匠之子知之,發石取金而逃”。

           

          按照《資治通鑒》的記載,東魏把齊獻武王高歡葬在了漳水之西;又在成安縣鼓山石窟佛寺旁邊秘密挖了一個墓穴,并把所有知情的工匠殺掉滅口。但隨著北齊滅亡時,被一位知情工匠的后人盜取了墓穴中的黃金。

           

          讓史學家不解的是,在《北史》與《北齊書》上均無此項記載。其后,明朝嘉靖年間的《磁州志》“古跡•太上冢”條,卻沿襲《資治通鑒》之說。從明代至近代所編的磁州志或磁縣縣志,均未考定高歡義平陵的所在位置。

           

          茹茹公主墓出土的墓志解開了這個千古“訛傳”。墓志稱茹茹公主“葬于滏水之陰、齊獻武王之塋內”。

           

          按《北史》卷六《齊本紀上》記載:高歡于武定五年(547)正月卒于晉陽;同年六月,魏帝給予“獻武王”謚號;八月甲申,葬于鄴西北漳水之西;“天保初,追崇為獻武帝,廟號太祖,陵曰義平”。

           

          朱全生考證后認為,北朝流行聚族而葬的制度。茹茹公主墓既在齊獻武王高歡塋地內,那么,埋葬高歡的義平陵必定就在茹茹公主墓附近。

           

          按地望,茹茹公主墓西南相去約300米處那座封土巍峨的“大冢”,當可推定為齊獻武王高歡的義平陵。陵東的居民點——大冢營村(亦稱冢頭村),當置于東魏末年或北齊初年,距今已有一千四百三十多年的歷史,最初是給高歡義平陵守陵的部隊營地。

           

          《北史》卷六又載:高歡的長子高澄,卒于武定七年八月;次年正月,“謚曰文襄王。二月甲申,葬于義平陵之北。天保初,追尊曰文襄皇帝,廟號世宗,陵曰峻成”。如今,“大冢”北面偏西約200米處,尚存一座封土不很大的“二冢”,當是高澄的峻成陵。

          (更多好文 請加小編微信yd03208109)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推薦資訊
          中國古塔(三)敕勒歌的回聲,應縣木塔
          中國古塔(三)敕勒歌的回
          藝術鄉建:藝術與鄉村的雙贏實踐
          藝術鄉建:藝術與鄉村的
          建國前夕到西柏坡為黨中央七屆二中全會演出的邯鄲市京劇團
          建國前夕到西柏坡為黨
          當代,我們更需要蘇東坡
          當代,我們更需要蘇東坡
          相關文章
          欄目更新
          欄目熱門
          Copyright (C) 2003-2018「邯鄲文化網」版權所有 
          聯系電話:0310-3115600   郵箱:3513152325@qq.com
          冀ICP備18017602號-1    
          國家版權局軟著登字第3269884號
          勞務派遣經營許可證編號:1*0*082021008
          人力資源服務許可證編號:1*0*082021003

          冀公網安備 13040302001124號

          A级精品国产片在线观看_欧洲日韩一区二区视频888_久久狠狠高潮亚洲精品_国自产精品手机在线观看视频

          <th id="9xpxp"><sub id="9xpxp"></sub></th>

            <em id="9xpxp"></em>

                  <nobr id="9xpxp"><nobr id="9xpxp"><font id="9xpxp"></font></nobr></no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