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9xpxp"><sub id="9xpxp"></sub></th>

    <em id="9xpxp"></em>

          <nobr id="9xpxp"><nobr id="9xpxp"><font id="9xpxp"></font></nobr></nobr>

          人員查詢
          站內檢索: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紅色邯鄲

          鄧小平口述新聞駁謠言

          時間:2024-03-01 11:05:11  來源:邯鄲文化網  作者:衛慶前  瀏覽: 分享:

                鄧小平是卓越的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政治家、軍事家,在長期的革命生涯中與宣傳工作結下不解之緣。他對新聞工作情有獨鐘,不僅有刻寫蠟版的辦刊物的親歷親為,也有創辦黨的機關報的重大決策,還有火線上發表口述新聞駁斥謠言的果斷睿智。

          關于鄧小平口述新聞駁斥蔣軍謠言的故事早有耳聞,但看到依據是新華通訊社、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合編的《毛澤東等老一輩革命家為新華社撰寫的新聞作品》這本書,其中第227頁刊登消息《蔣方捏造“負傷”“犧牲”謠言,劉伯承將軍一笑置之》,并附注釋:“這是鄧小平對新華社晉冀魯豫總分社記者口授的消息。”

          消息全文如下:

          蔣方捏造“負傷”“犧牲”謠言,劉伯承將軍一笑置之

          (一九四六年十月七日)

          [新華社隨劉伯承將軍總部記者七日電]當記者往訪劉伯承將軍時,將軍總部浸潤在緊張而冷靜的氣氛中,發報機的馬達隆隆作響,街上電線縱橫,通訊設備極忙碌。劉將軍在一幅巨大的地圖前,以電話指示機宜。

          記者以中央社捏造劉將軍犧牲廣播稿出示,劉將軍一笑置之,仍繼續其電話指揮。他正在創造一驚人戰果。據劉將軍總部某權威人士稱:中央社這種無恥造謠,在于掩蔽其接二連三敗績,并圖以振奮其再衰三竭之士氣軍心。近日他們一說劉將軍負傷,二說潛逃,三說犧牲,前后矛盾可笑。

          天才指揮劉伯承將軍部隊,在3個月已殲滅蔣軍10個旅(師),第三師師長趙錫田負傷被俘,第一旅旅長黃正成被執,三十一師師長劉銘錫、一八一師師長米文和僅以身免,微服落荒而逃。其他高級軍官被擊斃者更不計其數。他說:劉將軍現在發揮其高明的軍事指揮天才,不久的將來,蔣介石軍將再一次嘗到劉將軍的厲害。

          鄧小平口述新聞,駁斥國民黨造謠的故事發生在解放戰爭初期。為什么國民黨熱衷于造謠,由“負傷”到“潛逃”,再到“犧牲”?這就要從當年的歷史背景說起。

          對于劉伯承將軍的厲害,國民黨軍隊是早就領教過的。

           

          1、劉鄧大軍在上黨戰役繳獲的戰利品

          1945年8月日本投降后,蔣介石在美帝國主義的援助下,堅持獨裁和內戰的反動方針,一面偽裝和平同中國共產黨談判,一面調動軍隊向解放區進犯。8月中旬,國民黨閻錫山部在日偽軍的配合下,集中五個師17000余人,由臨汾、浮山、翼城等地進發,進攻在我軍控制下的長治、長子、屯留、潞城、壺關、諸城,企圖打通白(圭)晉(城)鐵路,侵占整個晉東南地區。為保衛抗戰勝利果實,劉伯承司令員率領的晉冀魯豫軍區以太行、太岳、冀南軍區三個縱隊及當地地方武裝共31000余人,于9月10日在山西東南長治地區(古稱上黨郡)發起反攻。12日,攻克屯留。17日,克潞城。19日,解放長子、壺關。20日,圍攻長治。10月2日,將由太原南援的23000余敵軍,包圍于虒亭以南老爺嶺地區,激戰6日,殲其大部。12日,太岳縱隊將從長治突圍的國民黨軍全部殲滅在沁河以東地區。此役,共殲國民黨軍35000人,擊斃國民黨第七集團軍副總司令彭毓斌,俘第十九軍軍長史澤波。上黨戰役,使中國共產黨在政治上、軍事上取得了一定程度的主動地位,直接配合了中國共產黨同國民黨在重慶的談判。

          轉年,劉鄧大軍又連續打了幾個勝仗。

          一是隴海戰役。1946年8月10日,為配合中原和蘇中解放區的作戰,晉冀魯豫軍區決定在開封、徐州間開辟戰場,調動敵人,求得在運動中殲其一部。8月10日起,以其主力和冀魯豫軍區部隊一部,分東西兩路,向駐守在隴海沿線碭山至徐州段和開封至民權段的國民黨軍發起突然進攻。經過3天戰斗,先后攻克碭山、蘭封和楊集、柳河集等車站10余處,控制與破壞鐵路300余公里,隨后乘勝南下豫東,攻克杞縣、通許。15日,爭取了夏邑、永城、虞城聯防總指揮蔣嘉賓率部5000余人起義。至21日,全殲柳河集以西地區國民黨整編五十五師一八一旅,連同保安團隊共16000余人,截斷了東西交通線,迫使國民黨軍將追堵中原解放軍的3個整編師和已投入及準備投入華東戰場的第五軍,整編第十一師調到冀魯豫戰場,打亂了國民黨軍南線作戰計劃。

           

          2、定陶戰役繳獲的重迫擊炮

          二是定陶戰役。1946年8月下旬,國民黨軍集結14個整編師、32個旅共30余萬人,

          從徐州、鄭州等地,分東、西兩路進攻晉冀魯豫解放區。晉冀魯豫野戰軍以部分地方武裝阻擊東路國民黨軍,主力部隊集結于定陶地區以西對抗國民黨軍。9月3日,國民黨軍整編第3師行至定陶以西大楊湖、大黃集,晉冀魯豫野戰軍對其發起進攻。經過3天激戰,全殲整編第3師,俘虜師長趙錫田。7日,野戰軍又在定陶、考城地區殲滅整編第47師大部。此次戰役殲滅國民黨軍4個多旅1.7萬人,其中俘1.2萬余人,粉碎了國民黨軍對晉冀魯豫解放區的進攻。

          三是巨野戰役,也稱龍鳳(龍堌集、張鳳集)戰役,是晉冀魯豫野戰軍在山東巨野和龍堌集地區,主動打擊進攻中的國民黨軍的戰役,是一場以攻對攻的戰役。戰役從1946年9月29日開始,至10月7日結束,歷時9天。我軍參戰兵力為晉冀魯豫野戰軍和冀魯豫軍區獨立旅共計6萬余人,國軍為第5軍和整編第11師共計4萬余人。此役,晉冀魯豫野戰軍以自身傷亡4300余人的代價,斃傷俘敵5300余人。巨野戰役是晉冀魯豫野戰軍與國軍全部美式裝備的“王牌軍”的第一次交手,雙方打得相持不下,雖對國民黨軍產生極大的震動,達到了阻止敵人進攻的目的,但我軍自身傷亡較大。

          這幾次戰役的總指揮,是晉冀魯豫軍區司令員劉伯承。接二連三的失敗,使得國民黨動起了歪腦子——造謠惑眾。國民黨在軍事戰場上得不到的東西希望在輿論戰場上得到,并且謠言逐步升級。延安新華總社針鋒相對,決定派記者前往一線采訪劉伯承將軍,用事實駁斥謠言。新華社總社派出齊語、吳象、方德3人參加冀魯豫前線記者團隨軍采訪。

          那么,當年是哪位記者采訪了劉伯承將軍呢?

          在1989年2月出版的《中國當代名記者小傳》一書中,當年任新華社晉冀魯豫總分社記者的吳象,《在劉鄧大軍采訪的日子》這篇文章中回憶了當時采訪劉伯承將軍的情景,文章說:

           

          將軍連吃敗仗,屢次碰壁,氣急敗壞,竟施用無賴手法,不斷造謠說劉伯承負傷、逃遁、戰死。大約是十一月初吧,中央社又一次造這個謠。延安新華總社指示前線記者團,派人去訪問劉司令員,予以批駁。當時齊語同志到一線部隊去了,方德和我在家。我們感到這是個重要任務,但都沒有寫過這一類文章,有點不知怎么辦好。商量了一下,晚飯后便到作戰室那個院里去找劉司令員。他因為連續組織戰役,日夜籌劃操勞,眼疾又犯了。警衛員引我們進屋的時候,醫生正讓他躺在床上在給他滴眼藥。我們說明來意后,他用手示意我們坐下,躺在床上笑著說:“誰知道我已經死了幾回?這些無聊的謠言本來可以不去理它,但是總社有指示,大概是政治上考慮有必要,那就得當作回事來研究。”他讓我們把總社的電報又念了一遍,并且不聽醫生和我們的再三勸阻,斜坐起來同我們討論稿件的寫法。……正在這時,鄧小平政委走進屋來。劉司令員說:“好了,鄧政委來了,聽他的吧。”鄧政委問明了情況,沒有吭氣,用右手扶著含在嘴里的煙斗,在屋里來回踱步。過了三四分鐘,他說話了:“我看就這樣吧!”接著便口授了一遍電訊,一句接著一句,不緊不慢,干凈利索,毫無停頓,更無重復。……我們們趕緊快速筆錄,回來整理譽抄之后,加上新華社記者的電頭,連夜發回總社,總社很快就廣播了。

           

          是吳象和方德兩位記者采訪了劉伯承將軍。

          回憶文章中吳象只寫了“總社很快就廣播了”,總社一般指新華社延安總社,廣播也應該是所在地延安新華廣播電臺,總社廣播這條消息的具體時間今天無法獲悉,但是這則電訊是否在報紙上刊登了呢?作者查詢有關資料。

          1947年3月27日,中共中央機關報《解放日報》???。按照吳象回憶事情發生在1946年十一月初,但是查遍館藏的全月《解放日報》都沒有找到這條電訊。

          是不是年代久遠,回憶的時間有誤呢?

          作者在另一本著作找到了時間依據。中國青年出版社出版的《劉伯承軍事生涯》(楊國宇等著,1982年7月出版)第六章《為和平而戰》“回馬取鄄城”一節,點明了國民黨造謠發生的時間:

          一九四六年十月間,國民黨中央社出于政治上的需要,接連放出謠言,稱劉伯承“陣亡”。早在此之前,他們一會兒說劉伯承“負傷”,一會兒說劉伯承“潛逃”,這次干脆說“陣亡”。十分明顯,國民黨人是企圖以此來擾亂民心,掩蓋其敗績。

           

          3、《解放日報》刊登的“劉伯承將軍一笑置之”( 著名收藏家馮藝提供)

          “回馬取鄄城”一節,提供事情發生的時間為一九四六年十月間”,比吳象說的“十一月初”早一個月。在著名報紙收藏家馮藝先生的協助下,終于在1946年10月10日的《解放日報》第一版,查找到了這條電訊。

          電訊中的“犧牲”一詞含有褒義,顯然不是敵人的語氣。應該是記者或編輯不愿意用“陣亡”這樣的詞語形容自己崇拜的劉將軍,用了“犧牲”一詞替代。

          可以確定,吳象是在10月7日之前采訪中原野戰軍指揮員劉伯承和鄧小平的,采訪地點在哪里呢?采訪地點在魯西南定(陶)曹(縣)前線指揮部。

           

          4、《新華日報》(重慶版)刊載的“劉伯承將軍正在創造驚人戰果”(衛慶前藏)

          10月10日,延安《解放日報》在一版全文刊登了鄧小平口述的這條電訊,重慶《新華日報》于10月11日,在第二版以“劉伯承將軍正在創造驚人戰果”為題,轉發了這條消息。劉伯承將軍已“犧牲”的謠言也自然被擊破了。不過,消息文字略有修改。“第一旅旅長黃正誠被執”,“被執”改為“就擒”;“蔣介石軍將再一次嘗到劉將軍的厲害”,“蔣介石軍”改為“國民黨軍”。

          作者繼續努力,又在邯鄲市檔案館找到1946年10月11日晉冀魯豫中央局《人民日報》第一四五號,報紙在第一版中間位置刊登題《劉伯承將軍正發揮指揮才能,不久將有驚人戰果——中央社無恥造謠在于掩蓋敗績》的消息。兩天之內3份報紙,以文字的形式配合中國共產黨的廣播電臺的口播,分別在陜北、晉冀魯豫邊區和重慶有力地駁斥中央社的謠言,打了一場漂亮的輿論戰,劉伯承將軍已“犧牲”的謠言也自然被擊破了。而晉冀魯豫《人民日報》的“不就將有驚人戰果”,埋下伏筆。這“驚人戰果”在“滑縣戰役”中得到實現?;h戰役歷時4天,晉冀魯豫野戰軍攻克濮(陽)、(滑)縣地區縱橫八十里敵據點百余處,殲滅國民黨軍一O四旅全部、一二五旅大部、河北保安第十二總隊全部和其他地方反動武裝一部,共斃傷俘敵官兵10000余人,打亂了國民黨軍打通平漢路中斷的企圖。

           

          5、晉冀魯豫《人民日報》刊登“劉伯承將軍正發揮天才不就將有驚人的戰果”

          鄧小平口述新聞稿的故事成為中國新聞史上的一段佳話;記者吳象也成為這段佳話的見證者和記錄者。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推薦資訊
          【致敬老兵】王秋堂,涉縣的最后一個抗戰老兵也走了
          【致敬老兵】王秋堂,涉
          北大教授:道德需要的是“底線”,而不是“高度”
          北大教授:道德需要的是
          閱古 | “哀莫大于心死”的意思,你可能理解錯了
          閱古 | “哀莫大于心
          利瑪竇視野中的晚明飲食文化
          利瑪竇視野中的晚明飲
          相關文章
            無相關信息
          欄目更新
          欄目熱門
          Copyright (C) 2003-2018「邯鄲文化網」版權所有 
          聯系電話:0310-3115600   郵箱:3513152325@qq.com
          冀ICP備18017602號-1    
          國家版權局軟著登字第3269884號
          勞務派遣經營許可證編號:1*0*082021008
          人力資源服務許可證編號:1*0*082021003

          冀公網安備 13040302001124號

          A级精品国产片在线观看_欧洲日韩一区二区视频888_久久狠狠高潮亚洲精品_国自产精品手机在线观看视频

          <th id="9xpxp"><sub id="9xpxp"></sub></th>

            <em id="9xpxp"></em>

                  <nobr id="9xpxp"><nobr id="9xpxp"><font id="9xpxp"></font></nobr></no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