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9xpxp"><sub id="9xpxp"></sub></th>

    <em id="9xpxp"></em>

          <nobr id="9xpxp"><nobr id="9xpxp"><font id="9xpxp"></font></nobr></nobr>

          人員查詢
          站內檢索: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趙國歷史

          探尋古籍之美——寫在《<乾隆雞澤縣志>校注》連載完工之際

          時間:2023-11-03 10:24:09  來源: 雞澤政協文史  作者:趙延平   瀏覽: 分享:

           歷時近6個月,整整118個工作日無一間斷,終于完成了30余萬字的《<乾隆雞澤縣志>校注》連載,多年的夙愿總算得以了卻。


          《乾隆雞澤縣志》(以下簡稱“《乾志》”),嚴格意義上講有兩個版本,一為乾隆二十年由王光爕主持修編;一為乾隆三十一年由王錦林主持修編。因兩個版本所距年份較近,且后一版本主要依托前一版進行修編,其中一些“‘今’怎樣怎樣”明顯出自王光爕之口。因此兩版常?;煺?,即使在國家圖書館官網發布的所謂“王光爕”版《雞澤縣志》,實則也為王錦林修編過的版本。因此,筆者仍以《乾志》稱之,未作詳細區分。

           

           

           

           

          《乾志》集雞澤明清兩代精英之大成,上承萬歷、順治、康熙三版縣志之精髓,下為《民國雞澤縣志》(以下簡稱“《民志》”)全盤收錄,實為雞澤志書之精華。筆者作為一名文史工作者,用心讀透古本縣志自是職責所在,也是必須修煉的內功。

           

           

          剛到文史工作崗位的時候,我僅知道雞澤歷史上有個毛遂,是個名人,其他的基本上一概不知。某次與一位好友交流一個話題,涉及到了一個“銀縣令”。這位好友馬上說他是“銀鏡”,雞澤歷史上一位有名的知縣,還有朱冕、白起旦等等,他談得頭頭是道,而我則聽得一頭霧水,一方面佩服這位好友的博學多識,一方面我也暗下決心,堅決要把縣志讀透。

           

           

          于是,找來了《民國雞澤縣志》的電子版,這部縣志印刷清晰、字體規范、流傳面廣,相對容易入手。但盡管如此,其豎排、繁體、無標點的體例仍讓人望而生畏,一時間也不知從何入手。我只好用了一種最笨的法子,把它全部錄成電子文字,這樣下來,再有人問我:“銀鏡是誰?”我一鍵搜索就能找到相關內容了。出于這個目的,我開始了一個一個文字的敲擊碼錄,遇有不認識的生僻字,就用手機按照原字型手寫,經手機書寫軟件識別后再傳入電腦。就這樣,用時大概一年的時間,在正?;I編《雞澤文史資料(第八輯)》之余,愣是完成了一部不加標點、不修版式,嚴格按照原文的段落、行列排版的電子版《民志》,電腦軟件統計,其全字數不含標點共計12.3萬。

           

           

          當然,這只是萬里之行的第一步。很多內容只是原文照抄,根本不明白什么意思,更不要說其中還有很多似是而非的理解,更有稀里糊涂對付過去的一些生僻字、異體字,用來搜索一下大概還行,真正為我所用還差十萬八千里。

           

           

          在以上的文字錄入中,當然也有一些“偷懶”,或好聽點叫“取巧”的地方。比如,有的文章已有文史前輩進行了斷句和解析,再配以先進的文字掃描識別工具,可以大段大段地轉錄成電子文字,這在很大程度上減輕了我的工作量,也為前輩能把繁雜的文言文斷解成易懂的白話文所折服。當然,也刺激了我下決心把縣志整理成加標點——最好還能釋讀——的沖動。

           

           

          隨著對《民國雞澤縣志》的了解加深,其間,不斷發現它的一些不足,有的地方還存在明顯的錯誤。比如,其“進士”名單中,居然沒有“劉錫”,而“劉錫”是《民志》中一個非常有名的人物,其出現不下二十次,稍微留心就能知道劉錫是個進士,絕對應該出現在《選舉·進士》名單中。再如,我一時興起,整理了《民國雞澤縣志》中的“田賦”志,其中用“兩錢分厘毫絲忽微纖”標注的貨幣單位,我改成了以“兩”為單位帶小數點的阿拉伯數字,再經電子表格逐一核算,發現很多明顯對不上賬的問題。而此時,恰好接觸到了《乾志》,經比對,才發現《乾志》的數據對得更多,才明白了《民志》其實源于《乾志》,但謄抄中出現了很多粗心的紕漏。自此,我對《民志》的權威性產生了很大的疑問。

           

           

          二零二一年初,邢堤村先后發現三塊石碑,上面刻有一些有關滏陽河的文字,其中一塊碑體較小,內容較少,但字跡較大,相對清晰易辨。一位老師見到我拍回來的照片后,張口就誦讀了起來,抑揚頓挫、瑯瑯上口,實在令我佩服和艷羨,激得我必須把它全文拿下。而另一塊石碑,著實漶漫不堪,大片大片地風化、斑駁,一遍下來,倒有三分之一的字看不出來。于是,有的猜上下文,比如其中引用古書中的文字部分,只要找到所引用的出處,一大段就得以破解;有的根據句意,也能猜個一二三,這一遍下來,就啃透了五分之四;還有不認識的,就請教市里的專家、縣里的文化名人,又啃透不少。這樣,也就只剩下三五個字認不出來了,好在反復推敲、試錯,最終全部拿下,《邯鄲晚報》也給出了《“福河”那些事》的長篇報道。而另外一塊則為李鴻章頒發的“曉諭”碑,因為李鴻章的大名,這篇碑文整理出現后迅速受到廣泛的關注,至今仍保持著“雞澤文史公眾號”2800多次的最高點擊記錄。近日還在網上見到了一篇文章,這位學者以我所發布的“曉諭”碑內容,進行了更深層次的研究。成就感油然而生。

           

           

          這三塊碑刻的整理,讓我認識到了史料的寶貴價值和強大力量,相對于這三塊碑而言,一部《乾隆雞澤縣志》當然更為浩瀚,其僅《藝文》部分就收錄了55篇文章和百余首詩,而且文字清晰,不像那塊殘損的碑刻那樣難辨。三塊石碑我能拿下,這部《藝文》誰又說我一定拿不下呢?那份沉寂已久的沖動再被激發。

           

           

          隨著《雞澤文史資料(第八輯)》的發行,階段性的重要工作告一段落。在人們眼里“文史委”,這個被常冠以“清閑”名義的部門更加“清閑”了。托大點說,在下屆政協結束之前完成“第九輯”就算合格,還有八年的時間準備。干點啥?就這么“清閑”下去嗎?當然不是,這不正是潛下心來研讀縣志的好機會嘛!

           

           

          而且,這期間,又有幸搞到了一套《康熙雞澤縣志》和一套相對殘損嚴重的《順治雞澤縣志》,當然,還有通過各種渠道淘到的《四庫全書》、四個“TB”(計算機存儲容量單位。一套電子版《四庫全書》占存146GB,“4TB”相當于大約28套《四庫全書)的“國學大師”,以及《地名辭典》《官制辭典》《歷史地圖冊》和早稻田大學藏版《光緒廣平府志》、校注版《嘉靖廣平府志》等等寶貝。雖然很遺憾,在國家圖書館也沒能找到《萬歷雞澤縣志》,但總算有了頗為富足的家底,而且還有豐富的網絡資源,開工校注《乾隆雞澤縣志》,已時不我待耳!

           

           

          起初,本想著如能夠粗略地加上標點,有些錯誤也無所謂,只要比原文繁體豎排看起來方便一些也算是個不小的成就,但隨著鉆研的深入,發現有些地方不加注釋根本起不到校注的作用,隨即豁口越撕越大,一發不可收拾。

           

           

          開篇幾個序言還算順利,直到一個“左言右?”的出現,怎么都查不到它是個什么字,只好跳了過去,但終不死心,最終還是在《康熙字典》中發現了它的身影,其同“?”有“惱火”意,一時全句得解,豁然開朗,心中暗喜。再到“季鎬”的出現,原文說他是“隆慶癸未”的進士,然而“隆慶”年根本沒有“癸未”年,何來“隆慶癸未”?又是一番查證,終在《長治縣志》中發現了一些端倪。再到發現《民國雞澤縣志》的大量遺漏,如《學校志》丟掉了“大成殿”等兩頁紙、《劉誠墓志銘》丟了四頁紙、《殷太白墓志銘》至《重修永濟橋?!分皝G了八頁紙等等,越發感到了這項校注工作的意義,也讓我更加謹小慎微,不敢出現一絲的疏漏,以免給后人留下如我之困惑。

           

           

          起初,想著還有八年的時間呢,不必太急,慢慢推敲,明年上半年能完成初稿,下半年能完成校審,后年發行也不算晚。日子就這么不緊不慢地過著。沒承想,一位熱愛家鄉建設的同志給縣里捐了一大堆“成文影印版”的《乾隆雞澤縣志》,這個版本是一個手抄本,字跡相對不太規范,是我手上版本經后人謄抄后的另一個版本,而且漏掉了“八景圖”等一些資料,史料價值應該說低于我手上的版本。但即使這樣一個版本,也引起了不小的轟動,大家看著手寫的豎排、繁體、無標點的縣志,更是丈二和尚。一時間,“能不能把這個版本編譯,作出簡體白話翻譯的縣志?”的呼聲響亮了起來,而此時,我的初校進度才剛剛進展了一半左右。本想悶著頭不暴露,以免松散的內修成為外來壓力的想法被動破裂,形勢倒逼,在沒有完成全稿的情況下,不得已啟動了公眾號公開連載。這么一來,既要每天發布前期初校的文稿,又要攻克后面尚未完工的部分,一時間焦頭爛額,“清閑”的文史委居然成了兩頭忙。

           

           

          不過,連載也有連載的好處,一些因自己水平不足出現的差錯得到了熱心讀者的及時糾正,校注的質量也更有了保證,除了那些大段大段、整頁整頁的補遺,即使在一個字、一個標點上,也盡量做到無誤。如王榮安同志,我稍有不懂即向他請教,他從來不厭其煩給予指正,盡管有時我們也爭得面紅耳赤、互不相讓;如邯鄲文化名宿李健雄先生,親自帶我到國家圖書館參觀,幫我查到了困惑雞澤學者多年的“方夢袍”的信息,還有很多進士方面的史料,以及斷句上的幫助;如市二級巡視員、市政協文史委老主任郭培倫先生,每一步都給予具體明確的指導意見,加以鼓勵;如本地鄉賢邢玉春先生,年過七旬且大病初愈,但對我發的每一篇文章都認真細研,指出了一處又一處的不妥,告訴我“裒”不是“衰”,一絲之差大相徑庭;如邯鄲知名學者侯廷生先生,告訴我“元學士王磐”不是“王磬”,“永年名人申涵昐”不是“申涵盼”,這要不是精研邯鄲歷史、還得瞪大眼睛細挑,誰能看得出來?還有素未謀面的復旦大學博士后王微笑女士,分享給我她有關田好謙的考證成果,查到了“順義島”的有關信息;邵福亮網友指出了我一處斷句錯誤;曲周李鳳彬先生告訴了我王一鄂的一些情況。還有曹勤學、夏俊山、趙建兵、張軍興等師友,不斷地給我鼓勵和支持……

           

           

          118期連載下來,各種困難自然不少,但同樣也收獲了不少成果,總算沒有偏離最初錨定的“讀透縣志、打好內功”的目標。此番攻讀,不僅古文知識得到明顯提升,也了解到很多前所未聞的史實。不僅知道了銀鏡、朱冕這些名知縣的事跡,也認識到還有諸如楊陸凱、范蘭茂這樣官職卑微卻可歌可泣的忠列英豪(永年人楊陸凱守護盧象升尸身而身中24矢,但因官職卑微不能列入郡志;范蘭茂職僅縣尉,戊寅城破與二子俱亡);不僅了解到《詩經》《論語》《禮記》《史記》這樣的名典,也查閱了《山海經》《搜神記》《酉陽雜俎》這樣的志怪奇傳;不僅了解到樓隍廨舍與坊表津梁的富麗堂皇,還看到了“兒稚獨行被殺食,尸棄道旁割立盡”這樣的慘狀……嗚呼,一部縣志,一部百科全書,其營養也好、糟粕也罷,總是一部以史為鑒的寶貴資源,也必將以其獨特的作用激勵后人奮發前進。

           

           

          如今,這部30多萬字的校注總算連載結束,這項大工程完成了一個階段性的進展。但期間發現的一些問題還未能及時修訂,下一步將按照圖書的樣式,進行再一輪的全面校對和排版,爭取盡快成書,以饗讀者。

           

          其中的不足之處,還請各位方家不遺余力,繼續批評指正。


          作者:趙延平  

           


           

          凡注明來源邯鄲文化網的文章,屬邯鄲文化網原創

          請尊重作者,轉載注明作者、文章出處

           

          (更多好文 請加小編微信h3115855)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推薦資訊
          鄧小平口述新聞駁謠言
          鄧小平口述新聞駁謠言
          做強做大邯鄲紅色旅游的思考
          做強做大邯鄲紅色旅游
          戰火中的藝術之花 ——解放戰爭時期出版的三份人民畫報
          戰火中的藝術之花 —
          榮新江|敦煌藏經洞的性質及其封閉原因
          榮新江|敦煌藏經洞的性
          相關文章
            無相關信息
          欄目更新
          欄目熱門
          Copyright (C) 2003-2018「邯鄲文化網」版權所有 
          聯系電話:0310-3115600   郵箱:3513152325@qq.com
          冀ICP備18017602號-1    
          國家版權局軟著登字第3269884號
          勞務派遣經營許可證編號:1*0*082021008
          人力資源服務許可證編號:1*0*082021003

          冀公網安備 13040302001124號

          A级精品国产片在线观看_欧洲日韩一区二区视频888_久久狠狠高潮亚洲精品_国自产精品手机在线观看视频

          <th id="9xpxp"><sub id="9xpxp"></sub></th>

            <em id="9xpxp"></em>

                  <nobr id="9xpxp"><nobr id="9xpxp"><font id="9xpxp"></font></nobr></no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