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9xpxp"><sub id="9xpxp"></sub></th>

    <em id="9xpxp"></em>

          <nobr id="9xpxp"><nobr id="9xpxp"><font id="9xpxp"></font></nobr></nobr>

          人員查詢
          站內檢索: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流溪別院

          為什么“夸父”有兩種身份?

          時間:2023-10-27 08:22:46  來源: 文化的江山  作者:劉剛、李冬君  瀏覽: 分享:

          夸父逐日

           

           

          為什么“夸父”有兩種身份?

           

          文/劉剛、李冬君

           

          《山海經》里,塑造了兩位“夸父”的形象,一位與日競走,“道渴而死”;一位與應龍大戰,被其殺害。兩位“夸父”是重名嗎?還是另有深意?

           

          《山海經》中的《大荒北經》言“夸父不量力,欲追日景,逮之于禺谷”,《海外北經》又稱夸父“渴欲得飲,飲于河渭,河渭不足,北飲大澤。未至,道渴而死,棄其杖,化為鄧林”。

           

          上述就是與日競走的夸父形象。而在《山海經》里,還有一個關于夸父的神話,放在蚩尤戰黃帝的背景下,而有“應龍已殺蚩尤,又殺夸父”的說法。這個說法,出現在《大荒北經》和《大荒東經》里。

           

          臺灣學者王孝廉在《中國的神話世界》中判斷,“逐日道渴而死”的夸父和被應龍殺死的夸父,其實是兩個人,“兩個不同的神話傳說在久遠的時代里被互相混淆了”。這樣說來,雖符合常識,算個合理性解釋,但其釋讀的立場,還是根柢于歷史,忽略了神話屬性。

           

           

          歷史的合理性與神話的合理性不同,“混淆”一說,是基于歷史的合理性而言的,歷史思維的時間與空間不同于神話思維,有始有終是歷史思維的基本原則,而神話思維則享有無始無終的特權,因此,我們面對神話傳說,切忌用歷史思維的有限性去解讀,而應回到神話思維本來面目,用無限性的方式,做無始無終、無窮無盡、無邊無際的解讀。

           

          從神話到歷史,《山海經》世界,貫穿了三個時代,包含了兩個中國。

           

          三個時代,分別是彩陶時代、玉器時代和青銅時代。從彩陶時代到玉器時代,是文化中國從濫觴到形成的時期;從玉器時代到青銅時代,是文化中國向王朝中國的過渡時期。兩個夸父的形象,就是在這三個時代的更替中形成的,在對兩個中國的追求中,表現了不同的命運??涓钢鹑?,是在彩陶之路上興起的對于文化中國的追求;參與蚩尤與黃帝大戰的夸父則投入到對王朝中國的追求中,在王朝中國興起的第一場戰爭中被應龍殺死。

           

          兩個夸父的形象,反映了兩個中國的存在。

           

          他們雖然同歸于死,但在文化中國里,用了神話思維,可以死而復生,可以在萬物一體中轉化,后世作為文化中國標志的桃花源,據說,就出自夸父化作的那一片“鄧林”,在王朝爭戰中被殺死,用史官文化來看,便是死有余辜,還要口誅筆伐,讓他永世不得翻身,在兩個中國里,其命運竟然如此不同。

           

          但我們所喜愛的,還是那個逐日的夸父,在神話思維里,他大概不會有那些科學帶來的煩惱和現代化的困惑,他大概不太在乎大地是扁的還是圓的,地球能自轉為什么還要公轉,當然也就更不會去追問究竟是地球中心還是太陽中心這些意識形態問題了。

           

          這些問題,對于神一樣的巨人來說,都不值得一提。不過,對于帶著原罪期待被拯救的信仰者來說,這卻是一個屬于神權統治下的啟蒙問題,要把天國還給自然。

           

          我國史前神話思維,看來便是個以人為中心的宇宙觀,不光萬物一體和萬物有靈要以人為尺度,人對于自身所作的神性超越,亦表現為神人兩重性和神人一體化。

           

          通常,我們都說希臘神話的特點是神人同體同性,并以之為標準,來衡量我國的神話,而曰中國神話意識短缺,乃先天不足,屬于歷史性早熟,過早地被歷史化了。此一說法,亦不盡然,蓋因《山海經》展現了一個完整的萬物一體和萬物有靈的神話世界的樣式,舉凡山川、物產、靈異、奇瑞、志怪、災變、傳說盡有之,而非純然關于神的故事。

           

          希臘神話,神人二分,雖說神與人同體同形,卻規定了人是神的摹本,人能成神,亦因人是神的兒子,如赫拉克勒斯,便是宙斯的兒子,其神話意識,儼然是以神為中心的宇宙觀,不光有神的故事,還有神的譜系。相比之下,我國神話,并未神人兩分,而是神人一體,是一體化的神人二重性,是在神人二重性的極端開顯中,人性向神性的飛躍。由此,我們來看夸父的二重性,他既是神,也是人,神性和人性自然而然統一于一身。正是這種統一性,蘊含了神話與歷史交錯的因子,在從神話到歷史的進程中,神話人轉化為歷史人。

           

          凡注明來源邯鄲文化網的文章,屬邯鄲文化網原創

          請尊重作者,轉載注明作者、文章出處

           

          (更多好文 請加小編微信h3115855)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推薦資訊
          鄧小平口述新聞駁謠言
          鄧小平口述新聞駁謠言
          做強做大邯鄲紅色旅游的思考
          做強做大邯鄲紅色旅游
          戰火中的藝術之花 ——解放戰爭時期出版的三份人民畫報
          戰火中的藝術之花 —
          榮新江|敦煌藏經洞的性質及其封閉原因
          榮新江|敦煌藏經洞的性
          相關文章
            無相關信息
          欄目更新
          欄目熱門
          Copyright (C) 2003-2018「邯鄲文化網」版權所有 
          聯系電話:0310-3115600   郵箱:3513152325@qq.com
          冀ICP備18017602號-1    
          國家版權局軟著登字第3269884號
          勞務派遣經營許可證編號:1*0*082021008
          人力資源服務許可證編號:1*0*082021003

          冀公網安備 13040302001124號

          A级精品国产片在线观看_欧洲日韩一区二区视频888_久久狠狠高潮亚洲精品_国自产精品手机在线观看视频

          <th id="9xpxp"><sub id="9xpxp"></sub></th>

            <em id="9xpxp"></em>

                  <nobr id="9xpxp"><nobr id="9xpxp"><font id="9xpxp"></font></nobr></nobr>